== 会员登陆 ==
帐号:
密码:
 
亚丁——香格里拉之美(上)
发表人:wawalala
      亚丁——太阳可以照耀的地方,一个可以让人把心遗忘的地方。

  不只是约瑟夫,很多人都会把心中的“香格里拉”留给亚丁——对旅游者而言,用脚去丈量这片神奇的土地,把汗水挥洒在朝圣路上,是一种既疲劳又新奇的体验。围绕神山的每一寸土地都会带给你不同寻常的感觉。

  我们到达亚丁时已是凌晨4点半。一轮皎洁的上弦月玉盘一样挂在青色的天幕,月华如水银淡淡地撒在雪山、森林与草甸之间。

  反正已无睡意,便披了衣服坐在山坡上沐着月色,等待日出。亚丁魔幻般的日出便在我们的胡吹海砍中不期而至,整个过程看不见太阳。只见山坳深处,一缕红色的光象舞台的追灯打在仙内日著名的雪峰上,随着雪峰由暗而明,由粉红而鲜红,景色也美到了极致。雪峰的四周是亚高山针叶林青黛色的影子,再往下是贡嘎冲古形态婀娜的蛇曲河溪,没有水的地方则是绿茵茵的牧草。 由于景色太美,我用掉了3个胶卷。

  边舞边唱——洛绒牛场

  拖着疲惫的脚步,走进一片宽宽的草坪。脚下浅浅的、软软的清草绿茵茵的,象一塔刚做好的酥油。远远地便看见一座用木头搭成的简易房子,房子的两侧各挂了一个牌子,牌子上分别用藏文和汉字写着两个字“男”和“女”。我知道,著名的洛绒牛场到了,因为在亚丁只有在接待站才会有厕所。果然,远远地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并且还看到一排帐篷隐逸地藏在树林深处。

  幸运的是,在帐篷里我遇到了我的好朋友亚丁管理局副局长肖唐龙同志。一年前,我在为亚丁申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制作申报材料时认识了肖唐龙,并和他成了好朋友。 朋友相见,自然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他把洛绒牛场所有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给我们吃,而且不要我掏一分钱。

  就是酒桌上,我结识了“马拉多纳”——一个英俊的康巴小伙子。其实刚踏进洛绒牛场,我便一眼看到他,因为他穿着短裤和背心,在4200米的海拔可真是奇装异服了,所以特别引我注目。听到别人叫他“马拉多纳”,起初还莫名其妙,走近一瞧,真把我给逗乐了。短促的身材、卷卷的头发、坚挺的屁股和前胸还真和马拉多纳别无二致。据他讲这个名字是游客送给他的,他说他不知道马拉多纳是谁,更没看过他踢球,但觉得这名字好听,便很乐意别人这样叫他,自己也这么叫自己。他是亚丁管理局的临时工,负责洛绒牛场保护站的环境保护和游人接待。

  马拉多纳,性格好动,不爱说,但歌唱得很好,用藏语唱当地民歌地道而且高亢。 酒足饭饱,为了表达对我们的情意。肖唐龙准备为我们开一个独具特色的高原舞会。在大帐篷点燃一堆篝火之后,他便到处找人,转山(朝圣)的姑娘、牵马的小伙子、接待站的厨子以及百般无聊等着入睡的游客都被他拉到了火堆边。舞会的内容是跳当地最流行的锅庄,亚丁的锅庄与九寨沟的锅庄大相径庭,九寨沟的锅庄有音乐伴奏,并且舞步激昂,而亚丁的锅庄则用舞者或者观围者的歌声来作伴奏,婉转的歌声、轻扬的舞步会把你带入另一种淡泊与悠然的境界。

  遭遇风雪——从洛绒牛场到五色海的山路,陡而且窄。五色海,是亚丁主要的景点之一,海拔在4500米左右。因为海拔太高,许多游客都选择了放弃游览。湖不大,夹恃在央迈勇和仙乃日两座雪峰之间,因为有雪山、草甸的倒影,水色便显得缥缈奇幻,在当地老乡的心目中,五色海是能够感知未来的神湖。看过九寨之水,五色海对我们便少了一份震撼,但湖畔花开各色的大片高山矮杜鹃倒是醉倒我们。还有就是五色海之下的状如水滴的奶子海。水色清莹,如一块绿玉轻轻的搁在雪地里,十分的好看。

  再往上,是只有朝圣者或者挖虫草的老乡才会走的山路,路随山形蜿诞。踏着残雪,张着嘴大口大口呼吸还是觉得吸入氧气太少,我知道,最艰难的时刻要来临了。果然,翻上一个山梁,好端端的天气突然像发了疯一样,大风夹着冰雹铺天盖地而来。糟糕地是四周除了赤裸的石头和齐膝的杜鹃再无可以藏身之处。夹着冰雹的大风让我想起小学学过的一篇文章“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”,我赶紧蹲下身来,头上拣的破草帽早不知刮到什么地方了。

  好在下了山梁,风便小了许多,但冰雹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雪花。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和大山全都白了头。衣服打湿后,便觉得出奇的冷。尽管狼狈,我还是为这辈子难得一见的六月飞雪而兴奋。


评 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