== 会员登陆 ==
帐号:
密码:
 
九寨:跨入一步是天堂
发表人:
    九寨散章
  上周到一个小镇洽公,一路行去,有一些开花的树和小小的房屋从车旁掠过,右手边一条小河迤逦随行,河水平静,只在撞上路中的小石时泛起水花。闭上眼,寂寂山野依稀是记忆中行进九寨时的那些影像,脑海中有些片断画面浮上水面。

  幽幽吊桥情

  结束混乱的四月,为了逃离,匆匆忙忙的随便选择了一个目的地跳上汽车。于是,五月二日微雨的早晨我坐在了从成都到九寨的旅行大巴上,疲惫是开始旅途的唯一感受。离开高速公路后,那些崇高的山岭,傲立的峭壁连绵不绝,一直没有离开视线,山脚下,是河道时宽时窄、河水时缓时急的岷江默默相伴着。山青山静,水秀水活。入眼都是葱葱郁郁的树,远远近近的虫鸣鸟语相和成曲。偶尔会有羌族人家独特的民居晃过,我听着音乐,心绪纷乱繁复,直到一座座吊桥闯入我的眼帘。

  悠悠吊桥终年摇摆在岷江河谷,摇落盛夏的炽热、严冬的冷酷,浸透了岁月的颜色,就这样悬于天地之间,连于危崖之上,固定成一道风景。想象踏过竹板的吊桥,沿蜿蜒的小路,步入隐居的山水,想象桥尽头有素静的柴扉,伴着云雾蔚然的小池,抖落红尘气息,叶落无声。一不小心就遗落了城市的假面,溶进了纯朴乡村的情结。

  霎那间,心如明镜,独倚山中的空灵。

  惊艳芦苇海

  清晨到了九寨,坐上环保旅游公交车,抛开继续人声鼎沸的山门,身着藏服的色嫫(美丽的姑娘)开始讲述九寨的传说:很久以前,男神仙达戈和女神仙沃诺色嫫深深的相爱,达戈为色嫫精心的打造了一面镜子,不料想,色嫫不小心失了手,那面镜子就掉在了地上,化做了一百零八个清澈透明颜色各异的湖泊。这时,荷叶寨从车窗旁掠过,猎猎的经幡在风雨中洗刷了百年,传递着祈祷和祝福。遥想荷叶寨里的古松,盆景滩也在我神思恍惚时匆匆经过。

  坐在前方的小姑娘的惊叫声唤醒了我,芦苇海闯入了眼帘:一弯晶莹湛蓝的清流从茫茫芦苇中蜿蜒而过,像是镶嵌在黄金中的蓝宝石,我立刻“哇”了一声,这时,全车的人都已经站了起来,朝左边望去,孩童般的惊叹声不绝于耳。导游见惯不惊的微笑着提醒:“请大家注意安全。”车窗外,海子里覆盖着微微泛黄的芦苇映着天晴朗的深蓝,映着水清澈的湛蓝,偶尔有不知名的水鸟在芦苇中穿行,在静谧芦苇从中抹出道道涟漪般的波纹,我恍如闯进了童话世界,又或是走进一幅精美绝伦的水彩画。面对芦苇海的那种颜色那份美丽,我终于知道了语言的苍白无力,除了巧夺天工这样的泛泛赞美,我再也无法形容至今仍时时出现在我梦中的那弯碧蓝。

  清流一弯,携我走进天堂。

五彩孔雀海
  从旅游公路望下去,透过林间疏影,远远地望见一只孔雀静静待在山谷之间,在微微云雾中似振翅舒展欲飞,又似在春暖花开时优雅梳理自己的羽翼,茂林中远远的海蓝迷了我的眼,这便是九寨的灵魂五花海了。

  沿着曲折婉转的栈道穿过一片幽林,在沁凉的山风里漫步走近在天空下蓝得耀眼的五花海。极目所视,远远的山上还有昨夜飘雪的痕迹,近处是嫩绿的湖中水草,即使是海子中,因角度不同水底植物不同,也是或湛蓝,或宝蓝,或浅绿,或深翠,或黛青,五彩斑斓,微风过处,水鸟惊起,五光十色的湖面泛起一圈圈涟漪,与水下的树珊瑚、水面的小树草丛相互点染,如梦如幻。

  海子底多有老去的树木,横卧竖立,枝丫交错,千姿百态,确似大海中的珊瑚。以她们的身躯为土壤,湖中新的生命欣欣生长,造就枯木逢春的奇观。如凤凰浴火重生,她们在清澈的湖水中重新获得了亘古不老的生命,直到海枯石烂,风霜不再在她们身上留下痕迹,只留存情感。

  艳丽五花,沉浸岁月极尽优雅。

  精巧五彩池

  在深郁神秘的长海浴过五月雪,踏数原始森林的石阶,拾级而下,一泓精致翠绿的水域镶嵌在霭霭雪原中,如晶莹的翡翠透人踏足--最精致的五彩池终于展现在我眼前。因为娇小玲珑,她也是一百零八个海子中唯一一个没有被称为海的,但这丝毫不影响她足以与五花海争艳的美丽。

  高山积雪,绿水相映,湖水墨绿、翠绿、淡青、微绿,一尘不染,如一块天成的碧玉,不见半点瑕疵。据说在夏秋,池水就像打翻了的调色盘,也会如五花海一般呈现墨绿、暗紫、宝蓝、鹅黄等数十种色彩。遥想空谷悠悠之际,芳草青青,啁啾鸟语伴淡紫滴翠,是怎样迷醉的风情。此际,唯隽秀山林伴如镜碧水,如幻似真,极目池底,卵石层叠而下,只见墨绿的底色深邃而沧远,不知通向哪个美丽的时空。

  信手拈起池畔雪花,静赏色如丹青的精致。

评 论